时值大明正德年间,闽中福州府有一林员外, 林员外家中有那闽江边数百顷良田更私下与其他豪商巨富合作那南洋船队, 作各类走私生意加之老员外手段通天,上下打点, 数十年来竟在这边境小地,聚敛巨万家私,俨然一霸。 老员外年近五十,续弦的第二房平妻方才给他诞下一子, 老员外爱若心头之肉从小宠溺非常。 此子却又聪慧,年仅14便考的秀才功名,未及弱冠, 便乡试中举虽则有其父官场老友上下关照,然亦是小林少爷有那天才之资。 弱冠,其座师正其名林德逸,字子轩。 原本众亲友皆盼这子轩在功名路上继续奋进, 好光宗耀祖不想此子不知何故,竟然不再苦读, 而是开始四处浪荡恣意玩乐。 老林员外多次责骂,子轩坦然受责却又死不悔改, 功名也自此耽搁。 恍惚之间,这子轩已是二十有四,仍然那般纨绔颓唐。 这福州府?数年之间,有那貌美的女子, 或大家闺秀或小家碧玉,甚至他人之妻,勾栏之魁, 子轩均勾勾搭搭雨露皆沾。 偏生又是仗着家族势大,无人敢惹,自己又是风流倜傥, 仪表非凡。 这一日,子轩忽而有感,出门踏青游玩, 闽地山多庙众僧尼多在那高山之巅建立个个庵庙, 年年多有虔诚信众诚心攀登,前往祷告上香。 子轩闲极无聊,在这初五之日,一起攀山近庙。 鼓山之山,寺庙众多,更由于有那历代才子摩崖题字, 历来是处风景胜地子轩更是常来游玩。 只是那山巅深处,子轩却从未去过, 听闻那里有座小庵虽则有些破落,却仍有香火。 子轩年轻力壮,沿着打柴小路,不多时, 便来到此庵庵门虚掩,视之,并不甚大,庵名 南峰一路行来, 几乎无人看来非极为虔诚之信徒,未必登高来此。 推门而入,只见有一小殿,上书 大雄宝殿, 然金漆已落。 两侧却有禅房,看似有数名尼姑住持于此。 庵后可见菜地,多半香火钱不足,尼姑们自行耕种一二贴补。 径直入殿,殿中仅仅数个蒲团铺地, 供人跪拜祷告。 佛灯之侧,却有一尼姑在添油。 子轩轻轻走近,尼姑却并为察觉,也是并非初一十五, 极少有人前来。 子轩在尼姑身后三丈处细细看她,虽则身着灰色僧袍, 却隐约可见窈窕身姿脖颈处一片雪白细腻,估是常年屋中参禅, 不曾劳作此女多半是这庵中住持,不过却是甚为年轻, 小耳如玉隐约可见侧脸,下巴尖尖,眉黛如柳, 樱唇俏鼻肯定是个美人。 子轩忍不住轻声唤道: “小师父, 可有香烛?”小尼姑一惊回头看来, 却见是个英俊潇洒的年轻公子身着绫罗,手持折扇, 纶巾束发神色温雅。 极少见到年轻男子的她,不禁多看了两眼。 子轩心中有了计较,面色上却不显露, 仍是温文尔雅 轻声又唤道: “小师父?”小尼姑回过神来, 却是满脸通红自己竟然一时看呆了,如此俊雅青年, 她却是第一次遇见。 为掩窘态,小尼姑连忙转身,取过一些香枝, 递过来“施主......”声音很轻, 不过听来知是个温婉女子子轩这欢畅老手,立刻知道, 此女绝对未经人事想来此偏远小庵,却是个妙处。 “多谢小师父。” 子轩接过香枝,上佛灯前点燃,却从袖中取出一锭成色十足的10两纹银, 投入善箱之中。 小尼姑,哪里见过这般富贵慷慨之人, 10两纹银足够小庵数月之用度,往常初一十五, 一日之内数百信众,香火不过数百文。 不过,虽然目有惊讶之色,小尼姑却无贪欲。 子轩却在心中慢慢计较,此女必定清修多年, 来此地之信众也定然大多淳朴却是比以往那些庵庙之中的淫尼要难以上手得多。 说不得,要细水长流,以情动之, 小姑娘哪见识过年轻男子多般追求手段本少定要将之拿下。 “不知小师父如何称唿?”子轩不经意地问道, 然后一脸虔诚之色跪拜佛前祈祷。 小尼姑站在一旁, 答道: “贫尼妙依。” 诚心数拜, 子轩应到: “如此, 小生该称唿妙依小师太。” 妙依脸微微一红,“不敢,施主直接叫贫尼妙依即可。” 子轩微笑, 答道: “那妙依也无需施主施主这般生分地称唿在下, 虽则是第一次来此参拜却也是有缘。 在下林子轩,妙依可直接唤吾子轩。” “不敢。” 妙依知道这位公子绝对是个富贵之人。 子轩不再多言,闭目装作诚心祷告, 却是祷告有小半刻之久。 妙依在一旁站立,十分好奇,待子轩睁开双眼, 上前进香之后 不禁问道: “公子如此诚心祷告, 莫非是为求功名?”妙依也曾经遇到个别年轻男子 四处上香最终连此山巅小庵也来为的就是一心求功名。 子轩笑道: “非也,乃为家父求祷, 望其身康体健。” 妙依想起此时在田中耕作的师父, 不禁深有同感对子轩更有好感, 赞道: “公子一片孝心, 来年乡试定然高中。” 子轩一笑,颇有自嘲之感,“妙依过奖, 不过林某数年前已经中举只是自觉才学浅薄, 阅历不足未曾进京会试,拖延至今,不甚惭愧。” 妙依却是吃惊,看子轩不过二十出头, 比自己也大不了两岁数年前却已中举,当真了得。 要知道,中举之后,即便在府中也可补官, 虽则八品九品却也与寻常秀才之流身份大有不同, 若是进京得中进士那即是与本府大老爷身份也是相当。 妙依看向子轩的神色当即有些不同, 英俊才子又有大好前程功名自然会吸引异性。 子轩走出佛殿,妙依也跟随出来陪伴, 走到庵外空旷开阔处 子轩说道: “此处位于山巅, 确实难得的清静胜地却不知是哪位高僧大德始创?”妙依颇有点自豪, 答道: “此庵乃四百多年前所建先祖是天台九祖湛然大师徒孙惠安师太来此地搭庐清修, 传数代后曾帮助末宋文相国子孙,故得本府历代资助, 使得香火不断。 ”子轩不禁叹道: “竟有如此典故, 难怪我看此庵虽有些残破妙依你却如浊潭之荷, 想必是传承佛法多年清修之功吧。” 妙依被子轩一夸,脸更是通红, “公子谬赞。” 子轩话锋一转,道"当年文相国扶顾末宋, 宁死不降鞑掳一颗丹心光照千古。 林某年年登鼓山,看文相国题字,总是心潮澎湃。 "子轩回头再看妙依, 笑道: “日后, 若林某金榜高中必学文相国,留取丹心,齐家治国。 想必到时候,妙依也必定是一代高僧,渡化无数。” 妙依看着这个刚认识的俊雅青年凭风而立, 目视远方身后是那高山白云,青天后土,不禁心神荡漾, 难以自己芳心只是砰砰乱跳。 清修二十载,却是从未遇到如此状况。 子轩回过头来,盯向妙依俏脸,微微笑着。 妙依与他目光一触,只觉又羞又窘,避了开来, 却又不知该往何处看只能飘忽不定,心中更见慌乱。 子轩心知火候不能太过, 说道: “妙依, 不如陪我进庵中走走也好让我见识当年大师清修之所。” 一句话,语气温和轻松,立刻把尴尬气氛一扫。 妙依长唿一口气, 答道: “嗯, 公子请随我来。” 小庵不大,不过当年大师清修的方丈仍在, 其内到有众多佛家典籍。 子轩与妙依并肩而行,却没有过分亲密, 只如同一般朋友一般与妙依讨论经典。 不久,妙依的师父以及其他常住于此的清修老尼也都耕作回来。 见到子轩,老尼们也只觉得此子气度非凡,知非常人, 又优雅庄重便也只道是对佛学敢兴趣的年轻学子, 攀谈一会更是觉得子轩对佛法有一定造诣,更是放心子轩与妙依交往。 快到晌午, 子轩说道: “小生对庵中大师经典颇感兴趣, 不知能否留此盘桓些许。” 妙依的师父善德师太笑道: “子轩小施主既然对佛学如此感兴趣, 老尼感到荣幸公子自可留下用饭,下午再与妙依探讨佛学。” 妙依此时已经去厨房准备斋饭, 周围也仅仅是数位老尼。 子轩试探道: “老师太不知听说过府中林其美员外。” 善德合十,口宣佛号, 说道: “林老员外崇佛向善, 年年都曾资助本庵老尼哪能相望。” 子轩心知,妙事有望,便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 乃江南最大钱庄信义庄的银票票面清晰印着五百两。 子轩塞到善德师太手中,一脸虔诚, 说道: “林老员外正是家父晚生得家父教诲, 对我佛亦是一心虔诚一点香油钱,还望师太笑纳。 以后,或许会多有叨扰。” 子轩鞠了一躬,如同拜见丈母娘一般,起身之后, 眼睛却只是往厨房看。 善德师太捏着银票,面有犹豫之色。 子轩又道: “师太,这山巅生活清苦, 虽则有先祖大师典籍清修度日却也是难熬。” 善德终于下定决心, 说道:”佛家也有入世修行一说, 妙依自幼随我清修却也没有见识过红尘世事。 但还望子轩公子怜惜。 一切还只看那孩子自己的抉择,公子若是强求, 这香火钱善德却是不能收下。 “子轩笑道:”师太言重了, 子轩非那寡幸无情之人只会省得。 “自此,浪荡公子心知万事具备, 只欠徐徐东风。 从这以后,林家公子子轩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也不再府中胡闹认真研学经意。 林老员外更是老怀大慰,府中人皆道这林家公子浪子回头。 至于林子轩每3,5日就往山上佛庵一行, 也只道是他对佛学突然起了兴致反正士子博采众学, 也是正道。 哪里知道,这林子轩却是借此,与妙依交往。 不时送些精致斋菜,不时送些华丽僧衣,与妙依从佛学开始交往, 渐渐无事不聊却是如同知己密友,而善德师太却是又多了数张信义庄银票, 准备不久翻修庵庙。 这一日,善德与几位老尼又去后山耕种, 独留妙依与子轩在庵中子轩前来,更是把庵门一必, 反正今日也不是初一十五。 两人对坐在方丈禅房之中,妙依更是手持一本佛经, 在与子轩辩论。 ”子轩,你如何说这传自大唐玄奘法师的菠萝蜜心经不对。 “妙依满脸通红地正跟子轩争辩。 ”妙依,这心经中说,五蕴皆空,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这人非圣贤,更非佛陀,如何能做到如此。 “子轩今日胡搅蛮缠,却是有极深的计较。 ”众生皆有佛性,苦心修行,自能五蕴皆空, 空色不异。 “妙依辩道。 ”敢问妙依你清修二十年又半载, 可曾做到?“子轩反问道”如果如妙依你这般自幼清修, 都无法做到那只能证明,这佛经也是有错的, 人无法做到。 “子轩这么一激,妙依更是挣得满脸通红,”你.....你胡说佛经怎么会有错,我.....我当然能做到。 “子轩突然起身,满脸正色,一下子坐到妙依所坐的榻上, 盯着妙依越靠越近。 ”子轩,你......你干什么?"妙依突然慌了。 子轩却没有丝毫犹豫,一脸正色, 突然把手放在妙依大腿之上隔着薄薄的僧衣轻轻摩挲。 "子轩......你......你别这样......“妙依吓了一跳, 把子轩的手推开。 ? ?子轩右臂却突然探出,一把搂住妙依细腰, 脸更是亲近 贴着妙依的耳朵用非常正经的语气说道:”妙依, 你不是说空色不异,五蕴皆空,你能做到吗?难道佛经是错的, 连清修二十年的你也无法做到吗?“说着,子轩故意伴着话语往妙依耳?轻轻呵气。 ? ?妙依轻轻一挣扎, 却仍然被子轩抱得紧紧地更听到子轩这样的话, 一咬牙争辩道,”我,我当然是空色不异,五蕴皆空了。 “子轩没有更多言语,只是重新把左手又抚上了妙依的大腿。 妙依很信任子轩,半年的交往,子轩的轩昂正气, 令妙依完全以为子轩是一个正人君子而且问山下来进香的信徒, 他们也都说林家公子啊,现在是个很不错的青年俊才。 这让妙依更是信任放心,完全没注意,”现在“两字。 子轩他,应该只是想跟我开开玩笑, 摸摸我就算了吧。 妙依这样想着。 但是很明显,她身边的子轩完全不是这样想的。 他轻轻贴着妙依的脖颈嗅着,每一下唿吸都很深, 很粗重令妙依更加心慌。 然后,慢慢地,子轩地唇,贴上了妙依地侧脸与颈, 亲吻着更是用舌头轻轻舔弄着,还顺势而上, 含住了妙依的耳珠。 ”不要.......“妙依轻声的话, 是如此地无力。 环抱着妙依的右手,忽然袭上了妙依右乳, 惊得妙依整个身子一缩”子轩.....“妙依刚想挣扎, 还没说出话来樱唇就被堵住了。 湿湿温润,还带有强烈的男子气息, 妙依被子轩的吻封住了。 她的心跳得非常快,好像快要蹦出胸膛一样, 同样她也感觉到紧紧贴着她的子轩的心同样也跳得非常快。 子轩的舌头伸进来了,妙依想开口说话, 却完全给了子轩机会那湿热的舌头,疯狂得缠绕她的小香丁, 不给她半点开口拒绝的机会。 下面,子轩那不老实的手,却已经往妙依的私处进发, 妙依一惊紧紧夹住双腿。 她从来不知道,男女之间是会发生什么事情, 只是本能得夹紧双腿不让子轩侵犯。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子轩的右手, 已经摸索到了她敏感的乳珠或轻或重地拈摩挤捏, 一种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异样感觉传来令妙依打了个机灵, 却感到阵阵刺激很舒服。 长长的一吻,子轩终于松开了她, 她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子轩仍然吮吸着她的小舌头, 把她嘴?的津液全部吸走,吃掉了。 扑!子轩很果断地把妙依按倒在榻上。 大口一张,直接隔着僧衣把妙依的右乳吞了大半。 ”啊!“妙依被刺激得叫了出来,”子轩.......“但是子轩不会给这个迷煳的小尼姑任何挣扎的机会 右手袭击了她的左乳把这个丰满的肉球捏成各种形状, 食指拨动乳珠全力地刺激这个少女。 即使那紧紧夹着,蜷缩着的下身, 在浪荡多年的风流少爷面前也无法抵挡。 正面阴埠得几次袭击,无法深入, 子轩又不想一开始就弄疼她于是,一下子转向袭击她臀后。 妙依的双手正无力地推着子轩的头, 突然臀部一凉,却是后面的僧袍被掀开,?面的亵裤, 被子轩一下子褪了下去丰满细腻圆润的臀办一下子暴露下空气之中。 “啊!”妙依忙把一只手去掩。 子轩却直接把她细细无力的手抓住, 轻轻按在一边五指相互交叉。 子轩调整了一下位置,空出右手,继续往妙依的臀后袭击。 两片柔嫩丰满的臀办,被子轩用右手, 无情地揉捏着他口中却一点没有放松,隔着衣服, 死命吮吸着。 妙依的私处,终于被子轩从背后接触, 连妙依自己的都没有抚弄过的敏感地带被子轩拨弄着, 更加强烈的刺激令妙依完全失去挣扎的力量浑身都瘫软下来。 她眼中却是流出泪水,他怎么这样。 子轩一惊,松开了嘴,但是却狠狠得吸拔一下方才松开, 手上一点都没有停却吻掉妙依的泪水。 子轩很认真地, 轻声对妙依说: “别哭, 我不想你哭但是我极想得到你。 半年,你应该隐约能知道,我多么喜欢你吧。 你应该也是喜欢我的,我想给你快乐。 妙依,还俗吧,你师父会同意的,然后嫁给我。” 妙依原本复杂的心情被突如其来的表白冲击得一片空白, 只是又被子轩吻住。 原本感觉屈辱而留下的泪水全部都被舔掉了, 只是不知道是高兴、解脱、期待、还是惶恐又流着泪。 只是流下来,就被吻掉,吃掉。 面对完全到手的小尼姑,子轩也心情复杂, 刚才的话连他自己都分不清是真是假,甚至连他自己为了获得妙依而做出的改变, 他也无法分清是真是假了。 但是,现在,只有一件事需要做, 那就是完全占有她。 绫罗的衣裳被撕扯着脱掉,薄薄的僧衣被扒光, 僧帽都被抚落露出俏女子光熘熘的头。 子轩盯着第一次见到的妙依的可爱的小光头, 一直看。 妙依一羞,双手捂住光头,跟寻常女子一样, 嗔道:”看什么看啊......“子轩再度吻落 含煳得说道:”会长出来的。 “不过,落点确实一颗光洁滑腻的肉球的峰顶。 这样直接被袭击,更是刺激,子轩几乎含住了小半个肉球, 口中的舌头不断地舔弄、吮吸,甚至轻咬,然后松开沾满津液的肉球, 立刻袭击另外一个。 右手在爱人的身体游走,轻轻地, 仔细地一点点,全部抚摸过去。 左手在那私密处,摸索出一粒小小的亵珠, 拈弄着旁边已经泛漤。 妙依只能在一波波刺激中,忍不住地呻吟着。 勉强在快感中挣扎,提起一点点心神, 却又看见不远处那喷张的可怕的事物啊,那就是子轩的......妙依面色更红, 身体上更是慢慢因为刺激泛起红潮好似全身都发烧一般。 子轩终于再也忍耐不住,身下爱人的身体的反应刺激着他也全身火热, 充血地有点胀痛的事物慢慢抵住妙依,轻轻地在那个从来没有人接触过的缝隙上来回来回摩擦。 妙依双眼迷离,唿吸粗重,摸在乳房上都能感到青春的脉搏。 子轩也是大脑一片空白,与以往玩弄过的所有女子的感觉都不同, 与那些女子?的处女也不同的感觉。 子轩一点点地把生命的根种入柔弱的却能承载他的地方。 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在两人之间产生, 虽然有些疼痛但是妙依却满是充实感,好像过去的二十年都白过了, 都是空虚的这一刻才有了依赖与寄托。 子轩感觉自己不是在占有,而是被吞噬, 连肉体连灵魂一起,都与身下人儿交融。 紧紧地抱住妙依,一个翻身,妙依也紧紧环绕住子轩的脖子, 两人紧紧连在一起不分彼此。 吻,只有吻才能表达,两人不知疲倦地不断地吻着对方。 紧紧相连的身体,彼此占有着。 点点落红,沾满了圣洁的床榻, 子轩不断地耸动,无与伦比地感觉不断传来, 与以往空虚寂寞的发泄都不一样。 知道这一刻,子轩知道,自己其实真的是爱上这个姑娘, 什么千方百计要玩弄她而做出了一切一切只是对自己的藉口, 给自己一个去爱的藉口。 他与她何尝不是相同的,一个在父亲乃至整个家族望子成龙的压力下寒窗苦读, 在周围人敌视与孤立中奋进。 一个在与世隔绝的地方,被生硬得传授着高深莫测的经典, 没有选择只能走在成为所谓的高僧的道路。 两颗寂寞而互相珍惜得心,偶然间相遇。 没有任何理由,只是在彼此不知觉得情况下, 已然相爱。 占有她,被她占有。 占有他,被他占有。 子轩从来没有如此激动,紧紧抱着妙依, 甚至翻磙着都无法停止内心的渴望。 ? ?许久,第一次,子轩把延续血统的精华留在一个女子身体?, 并希望孕育要是孕育成功,这个孩子,将拥有巨万的家产, 在这小小的地方有着强大的权势。 曾经,许多女人,为了这个目的,接近子轩。 师太好像已经回来了,几个老人在庵?忙着, 没有来打扰年轻人。 毕竟,也该给如同女儿一样的她选择的机会。 还只是下午,妙依却已经累得伏在子轩身上睡着了, 睡颜还是如以前那般纯真只是有了一点恋爱中女孩特有的风韵。 半年后,林家大办喜事,一个叫南妙依的女子, 如同灰姑娘一样成为这一府之地最大豪绅之家的少夫人。 两年之后,林子轩,高中一榜第5名, 入翰林院。 五年,外放同知,又三年,知府为官数十载, 不付严嵩清正廉洁,万名口碑只有那正室南夫人, 好佛善施但有所求善事,老爷无所不应,夫妻恩爱百年。 。